座机:027-82803033
黄曼:13871013909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中山大
      道707数码港1617室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香味营销 >> 行业新闻

行业新闻

「异国香史」阿拉伯香料 物质与精神的完美融合

 

有丰厚历史底蕴的阿拉伯香料,在远古时期就受到埃及法老的青睐, 而后便一路传播到世界各地,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的珍稀品,阿拉伯香料由此刺激了东西方各民族间的文化交流,构成世界文明史链条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而在从古至今的特定精神生活环境中,施用香料更被阿拉伯人视为嘉行,怡人香氛中,五感通透,带来超绝体验,使人心获得宽慰与安宁,物质与精神达至完美统一。
馨香中尽显纯真和深奥
阿拉伯香料文化是阿拉伯文化中一道靓丽的风景,其蕴藏的哲理已逾越了普通物质的范畴,融入了令人向往的崇高精神境界,这种特殊的现象,经数千年的洗礼已炉火纯青,更显纯真与深奥。探寻其难以分离的物质与精神相结合的缘由与特点,是极惬意的一件趣事。
犹记2002年初,我在沙特阿拉伯的麦地那亲眼目睹的一幕:一名当地人带孩子去圣寺礼拜,时间尚早,在父亲授意后,孩子拿出带在身上的香水与周围人分享;孩子稚嫩的双手托着不大的香水瓶,幸福的面容在身边十几个年长者中间流动,直到香水瓶见了底,这一刻令人无不动容。类似的事情被穆斯林视为嘉行,这不仅是对先知穆罕默德教诲的遵行,还是与他人分享安拉恩赐的美德。事实上,穆斯林聚会时,总有人拿出随身携带的香水与人分享;国内穆斯林朝觐时带回的最珍贵礼物,就是产自阿拉伯半岛不含乙醇成分的液体香料。
虽然《古兰经》中没有直接与香料有关的经文,但圣训中多次提及香料及其用法,据记载,先知穆罕默德的身体能分泌出麝香的香味。伊斯兰著名的圣训学家艾奈斯传述:“我从来未闻过比真主的使者的气味更美的香味,不管是龙涎香、麝香,还是其他任何东西的香味。”历代先贤但凡重大事件,必施香而后为。伊斯兰四大法学家之一的伊玛目马立克向来访者讲述圣训前都要洗大小净,用香料,梳妆整齐;讲述期间,还燃烧香料直至讲述结束。穆斯林在宗教活动中会谨慎地使用香料,尤其是产于阿拉伯地区的香料,以其纯正可使宗教功修愈加完美,伊斯兰教法甚至规定严禁使用任何含酒精成分的香料。
除宗教场合外,据载,穆罕默德出嫁女儿法蒂玛时,差人在她的衣服上撒上天然香料。穆斯林效仿之,在庄重或喜庆场合皆使用香料。如穆斯林埋葬尸体时,须在裹尸布、墓穴中撒足够量的香料混合物,以驱散墓穴中的虫子,防止虫子对尸体的噬咬。使用香料是神圣的嘉行,每个穆斯林都会严格遵守这个约定俗成的习惯。
采集乳香的方法是:在树皮上割开伤口,待流出的乳汁液树脂接触空气变硬凝结为黄色微红的半透明凝块后,方可采集。乳香主要产地是索马里、也门、阿曼的佐法尔和哈德拉毛地区。
阿拉伯人又是极讲究洁净的民族,将洁净视为第一生活要素,使用香料洁净身体或环境就成为达成这一要素的主要方式之一。无论是家添人丁、老人去世、姑娘出嫁、贵客临门,都会使用香料,甚至有人遇到不幸时受惊昏晕过去,用香料后就能立即苏醒。在脍炙人口的阿拉伯传说《一千零一夜》中,早已描绘过熏香的场景,“首先闻到一股从来不曾闻过的馨香气味……旁边摆着两个大香炉,里面的麝香和龙涎香,泛着馨香气味,弥漫了整个屋子。”这有力地证明了香料很早就已融入阿拉伯人的生活中,且成为亘古不变的美好习惯。
追寻阿拉伯民族钟爱香料的来由,不难发现其基于两个主要原因,一是阿拉伯半岛具备香料生长的特殊气候与土壤,人们在开发利用这些自然资源的时候就已经掌握了收获、加工香料的基本技能;二是穆斯林认为使用香料属于圣行,是高尚的精神生活与美好的物质享受的完美结合,且两者永远难以分离。
 “世界上有了阿拉伯人才有香料”
阿拉伯人对香料的使用和喜爱很可能得益于埃及文明的影响。公元前4000年,法老曾远行东非之角,获取31棵香树,这些“战利品”释放出的香味令法老叹为观止,其情景可从今天埃及的哈特谢普苏特神庙和伊德夫神庙遗址一览无遗;如果有幸前去参观,当年人们使用、加工、储存香料的情景仍清晰可见。埃及人的日常生活,从烹饪食品、治疗伤口到防腐、美容无一不与香料有缘:香料特有的防腐功能使“木乃伊”成为考古界探索的旷世之谜;世界战争史上,古埃及艳后克里奥派特拉香熏玉体、以橄榄油美发后,使恺撒和安东尼征服埃及的梦想化为泡影,这段“香料降将军”的佳话让人们惊叹不已。在古埃及的宗教活动中香料更是不可或缺之物,身处香气缭绕的氛围,被认为更易于与神灵接近,从中信徒们可领悟到极佳的精神享受,感受崇高精神境界带来的人生真谛。这种认知被看作是不可更改的神圣传统并延续至今,其中的积淀成为这种特殊文化模式的主要组成部分。
埃塞俄比亚的香料树在埃及种植获得成功后,被引植至阿拉伯半岛南部地区,特殊的气候及土壤条件,使香料树种成为该地区生物圈中最富生命力的树种之一。不久,阿拉伯人从这些舶来品中发现其出人意料的奇异功能后,就开始扩大种植,并研究如何更多地提取香料树分泌物,将富余的香料同其他地区的居民进行交易。这一举措触动了学者们好奇的神经,希罗多德(前484~425年)笔下“这个地区遍地幽香,甜味沁脾”之语,不仅真实地描写了阿拉伯半岛南部地区香料的生长规模与良好质量,且给予其以最高的嘉奖。
阿拉伯半岛的香料主要集中在阿曼苏丹国的佐法尔地区,有7000年的种植史。佐法尔是阿曼最西南部的一个省,北邻沙特阿拉伯,西邻也门。那里能萃取香料的树种有36种之多,仅被誉为香料之冠的乳香,其原料树就有26种。阿曼人依据气候条件,能够准确把握香料的最佳收获时间,使香料树产生出最大量的树胶;他们对不同质量的香料树种给予了特别的称谓,根据香料树木分泌胶状物的多寡,赋予了各异的美名。佐法尔地区一棵成年香树,每个收获季节能出产10公斤乳胶,全地区每年约有7000吨乳香的总产量。公元前,史学家发现佐法尔地区房前屋后遍布着能分泌幽幽清香的树木;15世纪,随郑和下西洋的明代旅行家马欢曾叹服该地区的香料文化:男女长幼俱沐浴,盛服涂容体,或蔷薇露或沉香水熏衣及体,又以炉燃沉檀香,然后行礼,礼既乃散,香满街市,半晌乃已……厥产乳香,乃树脂也。
 “世界上有了阿拉伯人才有香料”,阿拉伯香料文化的深厚历史底蕴,见证了阿拉伯民族的聪明才智,向世人展示出阿拉伯民族特有的生活方式与追求的崇高精神境界—吸纳外来文化,兼容优秀文化成果,使其成为本民族文化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发展的过程中将其系统化、精细化,总结出深邃的哲理,为后人留下旷世杰作。
约旦佩特拉古城遗址,这里曾生活着纳巴泰人。佩特拉是古代阿拉伯半岛香料之路北端的一个重要转运点,地中海地区所使用的香料,多由此转运。佩特拉因此曾繁荣一时。
阿拉伯香料:沟通东西方文明
葡萄牙人达·伽马的远航之举开启了香料跨区域使用的先河,为世人青睐香料奠定了基础。从埃塞俄比亚到埃及,后入也门、阿曼等地,香料的种植区域扩大了,消费群体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再是单一的贵族、酋长及富有者,普通百姓也有资格享用。百姓的需要奠定了香料本地化生产的基础,也为跨地区香料的交易做了足够的准备。当香料的生产达到一定量的时候,一些智者试图将香树的特殊分泌物运输到更远的地方,以获取较产地更多的利润。香料跨地区间的贸易条件成熟了,之后的贸易不再间断,香料成为东西方市场上最耀眼的亮点。据载,波斯国王大流士一世(公元前549~485年)曾从阿拉伯地区进口乳香,每年多达30吨。
阿拉伯半岛南部的诸多港口曾是古代先民们进行对外香料贸易的中转站,他们通过这些贸易港口将罗马帝国管辖区域出产的能够萃取香料的植物的根茎、花卉、果实等贩运到地中海沿岸的城市,填补了欧洲市场对香料需求的空白,当时欧洲居民喜悦地称那些被运来的香料为“阿拉伯香料”,刺激了跨区域间香料贸易的有序进行。其中的乳香贸易为东西方各民族的文化交流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至今留下了多个记录在世界文化遗址名录中的“香料遗址”。
16世纪,英国剧作家莎士比亚在其戏剧《麦克白》第5幕中描写到,麦克白夫人大喊:“阿拉伯半岛出产的所有名贵香料绝不能根除残留在我手上的血腥味!”这句台词真实地反映出阿拉伯香料的社会价值和在西方贵族生活中的地位。剧中描写了11世纪发生在苏格兰某军中大将家庭中的一桩事,主人公麦克白夫人美甲时不慎弄破了手指,她恼火至极,对仆人和医治的大夫大喊出了那句话。莎剧中的“名贵香料”实指产于阿拉伯半岛的乳香,该剧透露出11世纪前盛产于阿拉伯地区的乳香在欧洲已经拥有了一定的消费市场和消费群体,且势态有增无减。
欧洲中世纪时,虽然欧洲人对阿拉伯地区的香料有所了解,但尚未进入香料业独立贸易的行列。葡萄牙人达·伽马航海的壮举标志着欧洲人第一次拥有了香料的经营权,1503年10月,达·伽马率领13艘满载掠夺来的香料返回里斯本。为进一步开拓香料贸易市场,葡萄牙人又通过武力驱逐、杀戮生活在香料集散地的阿拉伯商人,迫使他们放弃香料经营;步其后尘的荷兰人,欲望和手段更令人心悸。1621年,荷兰人在班达(Banda)岛杀戮无辜,毁坏与之毗邻岛屿上所有的香料植物,还颁布法令垄断香料的经营权,处死私自种植香料者,禁止非荷兰人把该岛上的香料种子带到其他地方种植。葡萄牙人和荷兰人的谋略,使香料在欧洲拥有了一定的市场份额和更多的消费群体,才有了来自法国等地的诸多名牌香水在世界各地畅销的局面。
与欧洲人迥然不同的是,香料以其和平的态势在华夏子民和阿拉伯人的交往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史料记载,阿拉伯商人贩运到中国的商品分为香药、犀象、珍宝三大类。香药为主,销路最广。阿拉伯香药在中国药剂中占有重要地位。宋代有关文献记载,以乳香为主制成的丹、丸、散有12种,以木香为主的汤、丸有6种,以没药为主的丸、散有7种。宋以后,阿拉伯香药使用得更广,《回回药方》中包含的乳香、没药、麝香、藏红花、木香、樟脑、龙涎香等,继承了阿拉伯香料中的药用原理、用途和用法,被中国传统中医吸收并接纳为新成员。阿拉伯输入中国的乳香、芦荟、龙涎香、蔷薇水等药材为中国医学界广泛采用,有些药材至今还沿用阿拉伯文的命名,如没药(murr)、葫芦巴(hulban)、诃黎勒(halilaj)等。至今,在中医药库中不难发现,一些治疗跌打损伤、活血化瘀、缓解慢性疼痛的药物中都有乳香、没药的成分。
阿拉伯香料对东西方民族的影响,不仅反映在常见的宗教生活中,政治生活中也不乏其例。唐玄宗即位时,想恢复严谨合度的朝廷礼仪,于是发布了一条诏令,规定皇帝本人只有在“焚香盥手”之后,才可阅读大臣献进的章疏。唐朝制度规定,凡是朝日,必须在大殿上设置、蹑席,并将香案置于天子的御座之前,宰相面对香案而立,在弥漫着神奇魔幻的香气中处理国事。唐王朝此举的初衷这里暂不探讨,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香料多用于庄严神圣的活动和场合。
阿曼苏丹国首都马斯喀特最古老的马托拉市集上售卖各种香料和香料制品的小贩。
唐宋时期使用最多的阿拉伯香料是乳香,社会的上层人士常生活在香云缭绕的环境之中:他们的身上散发着香味,浴缸中加了香料,而衣服上则挂着香囊;庭院住宅内,幽香扑鼻;公堂衙门里,芬香袭人;皇室显贵盛行熏香,后妃宫嫔们特别喜欢焚香,一个个浓妆艳抹,香气袭人。
阿曼的佐法尔和也门南部地区为中国所需香料的主要货源地。据宋神宗熙宁十年(1077年)的外贸统计数据,广州某处所收乳香有34万余斤。乳香系榷货,由政府垄断。“茶盐矾之外,惟香之为利博。”10世纪末11世纪初,阿拉伯香料在华夏大地已经赢得了良好的声誉和不菲的利润;唐以后,以政府行为将阿拉伯商贾们运来的香料收购并专营,这也就是为何将香料定为“榷货”的原因所在吧!李珣的《海药本草》“多记海外明香奇药”,被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多处引用。后来学者对李珣家族成员李的评价也颇显现出“幽香淡雅”之情致:“举止文雅,颇多礼节,以鬻香药为业。善弈棋,好摄养,以金丹摄驻为务。暮年以炉鼎之费,家无余业,惟道书药囊而已。”
香料的跨民族贸易带动了文化的交流与传播,使不同生活理念的人们对源自阿拉伯半岛的香料有了相近的认同:“自古以来阿拉伯半岛一直与香料有着密切的联系,素以擅长种植、制作和使用香料而著称”;“在伊斯兰教向世界各地传播中,香料贸易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穆斯林商人远航世界其他地区,在寻求贸易伙伴的同时,传播发展了伊斯兰教”。
以色列露天集市上出售的香料,其中就有来自阿拉伯地区的乳香。
余香流传,历久弥新
阿拉伯香料分为食用、药用及普通型三大类。食用和药用香料在很久以前就被广泛用于生活之中,成为增味祛腥、镇痛活血、调理内脏的首选之物。阿拉伯香料家族庞大,种类繁多,以丁香、肉桂、桂皮、豆蔻、没药、麝香、沉香、木香、乳香、藏红花、樟脑等为代表,根茎、花叶、果实等都是非常重要的原料,通常单一或混合使用。香料中的特殊物质是人们信赖它的主要原因,如石灰酸和吸尘因子能洁净空气中的杂质,芝麻油具有光洁皮肤和美容的效果。
现在,人们使用香料的理念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优化居住环境、增强身体健康是香料的基本用途,有人用香料保护金属器皿,避免其受氧化后失去光泽,也有将香料制成膏状物用于日常生活,如牙膏、蜡烛、润发膏等。有些阿拉伯家庭将香料油加进水中并使之沸腾,整个房间随之就充满了香味。
香料在阿拉伯国家仍有很大的消费市场。据说,一公斤纯沉香在沙特的售价是一万美元,一公斤沉香油为10万沙特里亚尔。一个普通香料公司每年要进口30吨沉香才能基本维持市场所需,沙特每年要消费500吨价值3亿美元的香料。沉香在沙特被誉为香料之王,几乎是每个家庭不可缺少的常备物品。由香料提炼的香精油的价格不菲,其制作工序复杂、储存环境特别,必须将提炼的液体置于密封较好的容器里予以保存,存放的时间越长久,质量就越好,价格自然也就“水涨船高”,可谓“越陈越值钱”。富有者不惜重金将成品的香精油买回家予以保存等待升值,他们把储存香精油当作一项中长期的商业投资,认为比投资股票的保险系数都大。
阿拉伯市场上出售的香料大多用于熏燃,除香料外,还有各种类型的香水、香炉及喷洒香水时使用的特殊喷壶。在宴会、贵宾来访、婚礼或喜庆活动中,聚会席间,会有人将燃烧的香料炉递到客人面前,让所有参加者熏香。不必奇怪,此乃阿拉伯民族的习惯,谁熏香越多,主人越高兴。一般熏香两次,第一次以示欢迎,第二次就意味着聚会即将结束。阿拉伯人常给朋友(未必都认识)的手背上搽几滴香水,以示“有香”同分享。在他们看来,香料能给人带来美好生活的享受,当事者也在不经意间履行了一件有回报的善事。
阿拉伯人根据香料的不同而区别使用。沉香几乎是全民皆用的普通型香料,使用范围广泛;安息香的市场在乡村;乳香是富裕者的日常消费品;混合香料是都市丽人的钟爱。在利雅得等大城市,由多种香料调配而成的香脂更加流行:这类香脂是一种调配而成的重量级的混合香料,包括指甲花、玫瑰汁、沉香油、黑白麝香、龙涎香、檀香油、藏红花油等17种香料的精华,调制发酵后压成块状出售,销路极好。另外像香草、松香等几种混合而成的香料,是中等城市妇女美容护肤的首选;清香型指甲油,指甲花、沉香末、玫瑰花汁的混合物,檀香与樟脑的调和物也被看好。在一些社交活动中, 纯天然原料的阿拉伯香料的芬芳弥漫于空气中, 成为人们追求时尚的共识。
  阿拉伯香,任凭时空变幻,历久弥香。